St Anton day trip

我和 Jenny 去 Ski School 問過滑雪去 St Anton 的情況,職員說路線有些複雜,當然如果有個導遊帶路會好得多,因為怕自己找路麻煩也不夠時間。我們為了安全至上,所以決定請導遊,第三天去 St Anton。

約了導遊早上8:30 在 ski school 等,見面才知是一位伯伯,長得很高大,腰挺得直直的,我們以為他六十多歲,一問之下原來已經七十七歲了!雖說外國人身體構造與我們不同,但年紀這麼大了真的不怕骨頭卜卜脆嗎?

阿伯說這年紀工作是 for leisure only,冬天滑雪,夏天回 Vienna 住。我告訴他我去年滑雪跌斷了腳,他說原來去年也給人撞跌,斷了三條肋骨及一條鎖骨,竟然沒有叫救援隊而是自己滑落山去看醫生驗傷,就在鎮上的 MRI centre 照片,沒有做手術,休息了兩個月便痊癒了,今年仍然繼續滑雪,認真是超人!


Zürs 是附近的小鎮,乘坐巴士只是十分鐘車程,比起 Lech 靜很多,只有幾間酒店。


阿伯早上的 break 及午餐都飲酒,他說心情好飲紅酒,心情欠佳飲白酒,安神飲 whisky/brandy,生病才飲水。以前也聽 Dolomite 的導遊 Georg 說過類似的話,水是用來洗碗而不是飲的,又一證明外國人和我們不同之處。


阿伯介紹了這一棵年齡很大的樹,不記得有多大,只知道是很特別的品種,而且在高海拔生長。


由 Zürs 出發, St Anton 的雪道明顯地比 Lech 的斜和長,也更多板仔,所有人都滑得更快和狠,老實說就是一股腦兒的盲衝。我覺得瑞士和法國雪場的人滑得比較優雅,意大利 Dolomiti 的衝得來技術較好又收放自如,這個雪場的不知最多來自那一國,但技術不算很好(和我們差不多)卻死命的亂衝亂撞,因此導遊阿伯駡了不知多少遍,似乎有點兒燥。Lech 那邊較為安全些。


Hospiz Alm St Christoph 二、三百年前開始已是一間專為幫忙冬天被困在山上的登山者而設的旅舍,現在變成了一間旅館及餐廳。建築物本身便十分有歷史,內裡裝修和佈置都很特別。而且這裡的酒窖的存酒量非常豐富,因此名氣很大。

阿伯的 ski jacket 底下原來是穿裇衫和冷衫的,真係酷到爆!

往地下一層洗手間的樓梯旁竟然有一條木造滑梯,不知是否原有設計,至少落樓梯時不用行,省了不少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