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r 2007 (Day 1) HK to Zermatt

瑞士Zermatt滑雪

我們一行五人今年決定去歐洲滑雪,凌晨由香港出發,乘BA經倫敦轉到瑞士的蘇黎世,再乘火車經Brig到Zermatt,抵達時是同日6:30 p.m.,但其實上路已過24小時。

沿途已可看見雪山,天氣不錯。Zermatt是一個無煙市鎮,鎮上沒有車輛,只有電動車行駛,還可充當的士。

Serviced Apartment 位置方便

我們住的apartment 叫Alpenstern,數月前已在網上預訂,位置很方便,離開火車站及商店只是數分鐘路程,有酒店房間和serviced apartment兩種選擇。

Apartment兩房兩廳再加一個寬敞的廚房,客廳有一張單人床可變成第三間房,我們五人也住得很舒適。房外還有一個至少200呎的大陽台,正好對著瑞士最著名的山峯Matterhorn,這正是三角朱古力Toblerone的標誌。

晚上在鎮上逛了一會,去了一家叫Spaghetti Factory的意大利餐廳吃晚餐。

房間對著的便是Matterhorn馬特洪峰

寬敞的陽台

房間望出的景觀


19 Mar 2007 (Day 2) Rothern Paradise, Gornergrat

早上去了火車站對面的Bayard Ski Shop租滑雪用具,Miranda雖然和我們一樣高,她的ski and poles卻要短5cm,店員說她體重輕,就是不肯給她用較長的ski,她說被瑞士人歧視,很好笑。之

後在McDonald吃早餐,想不到那杯用熱鮮奶冲的hot chocolate是如此美味。

滑雪場接壤瑞士意大利

Matterhorn Ski Paradise 就座落在Swiss-Italian border,這個滑雪場很大,幾個山在山頂是相連接的,因此我們雖然住在瑞士這邊,天氣好的話可以滑雪過意大利玩,單是這樣想想已經覺得很興奮了。

Zermatt有免費環徊穿梭巴士往來鎮上各處及登山纜車站。今日天氣很好,乘了三程cable car (纜車)加gondola (吊車)首先去到Rothern Paradise (3102m),然後滑到Sunnegga Paradise吃lunch,餐廳的户外座位全滿,很多人都在喝酒,享受陽光和欣賞Matterhorn。

穿著滑雪裝備乘高山火車

下午去了Gant (3286m),Hohtalli,再到 Gornergrat (3089m),然後滑落Riffelberg,再去Riffelalp便坐火車回Zermatt。第一次穿著滑雪裝備乘高山火車,感覺很新鮮。Ski trails很interesting,風景很美,四面環山。

風景壯觀宏偉

阿爾卑詩山脈的山峯都有三、四千米高,很壯觀,比在加拿大Whistler看的更美,而且現在已過了隆冬,山上積雪並不很厚,露出深色的岩石令雪山看起來更偉大和更具立體感。


高山症發作

今日大家都出現不同程度的高山症症狀,可能因為纜車行駛速度太快,上山太急,我首先不舒服,lunch 也吃不下,又頭痛又咳又作嘔,心跳還達到100 (平時只是60)。我最擔心是腦積水,便叫Jenny這位醫生好好留意著我的情況,不過她說我距離死的樣子還很遠,叫我不用擔心。

Gornergrat

「吸塵機」纜車

我們叫去 Sunnegga Paradise 的纜車做「吸塵機」,一下子便把我們由1600m 吸到2800m 那麼高的地方!Jenny lunch後拿錯了別人的ski,也許其實高山症也在她身上輕微出現,弄得她神志不清。我們以為返 rental shop 會麻煩,不過rental shop 卻說沒所謂,原來這種事情常常發生。

今日熱身完了,明天要滑去意大利!


20 Mar 2007 (Day 3) Schwarzsee Paradise,Trockener Steg

早上在 shuttle bus 遇見一個香港人,他獨自一人來Zermatt 滑雪,像我們也是第一次到這裏。同車又碰見一個很健談、英語不錯的韓國阿叔,原來他已是第三次來 Zermatt 了。一個人滑雪會否悶了點?而且滑雪始終有些危險,出了意外也無人照應,風景優美又無人分享,我個人太喜歡熱鬧,這個活動一定要和朋友們一起玩才好。

要去意大利,天公可否造美?

我們每天都抱有期望地觀察天氣及車站前的吊車運行告示板,看看是否可以滑去意大利。今天天氣不太好,去不了Italy,因為上 Matterhorn Glacier Paradise 的 cable car 停開,我們唯有去 Schwarzsee Paradise,再經No. 52 到 Furi,在 Furi 坐 No. 20 gondola 到Trockener Steg (2939m) 吃lunch。

52號路線風景雖美,但有兩段頗長的地方很平,要「划艇」(即是要用 ski pole 拚命撑動才能前進),十分辛苦。這條路無論如何去一次已經夠了。Lunch 時輪到 Jenny 高山症發作,她累得動不了,只吃了些薯條。下午Angela 提早拜拜自己先回家,一來覺得滑夠了,二來也想拿相機到Rothern Paradise 映相。


T bar事件

我們在 Trockener Steg 坐 T bar 滑 blue track No.73,不過發生了趣事。這兒的 T bar 不是用手拉著而是半坐著的,而且路程很長,要坐七、八分鐘。原本可以兩人共坐一個 T bar,我和 Petty 為免「出事」,各自各的坐了不同的 T bar。Miranda 和 Jenny 看見我們單人坐上去又好像不大平衡,便想也許兩人共坐會balance 一些,於是決定一起試試。結果T bar 轉到時她們捉到卻趕不及拉下來坐穩,立刻便被拖行了(就像平常那種用手拉著的那樣)。據說她們掙扎了很久之後 Jenny 終於坐上了 T bar,但這只有弄得 Miranda 的情況更為狼狽,於是她唯有放手跌倒,真搞笑。她們說令不少路過滑雪的人為之側目呢!


山頂天氣不好,風很大,和山腰的平靜相差得遠。之後我們行 No.66到 Furgg (2432m)。這條 red 比較長但很好玩。不過我在乘 gondola 時在冰上跌倒很痛,結果大伙兒藉故提早收工回家。

時間尚早,還可以去 supermarket 買餸,再行街,回家慢慢弄燒鷄做晚餐,很悠閒,幸好跌倒並無大礙。Miranda 和 Jenny 說整天最累的就是出力抓緊 T bar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