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篇

Club Med 的最大優點除了食住全安排了不用費心之外,對我們來說吸引之處當然在於有免費滑雪教授,平時請人教授很貴,尤其在日本很難得有懂英語的教練,所以在 Club Med 上堂提昇一下技術是相當好的事。這裡的滑雪場比 Yabuli 的較大而且有趣味性,自己玩也感到有趣。Ski class 分為 Club 1 – 6,需於前一晚報名,但其實臨時加入也絕無問題,因為教練們會在斜坡上要我們逐一向下滑一段,然後才把我們分班,並非自己想去那一班便成的。



Day 1 春和日麗

第一天天氣很好,天晴溫暖,很有春天的感覺,對滑雪而言就不是太理想,因為雪有些溶掉,很黐腳。早上新西蘭藉的教練滑了幾次之後便直接帶了我們去玩 moguls,雖然是個 baby mogul slope,但對我們來說都已感到十分困難,完全看不清楚下一個彎要怎麼轉又不能掌握節奏,只有捱,加拿大鬼佬同學仔牛高馬大,本身技術已相當不錯,竟然比我們任何一人更有 mogulphobia,在這種斜坡上十分苦惱,遲遲不肯下來,非常搞笑。


捱了整個上午,已經很累了,兩個鬼佬同學仔決定下午不學,我和 Miranda 就慢了幾拍,結果搞到午餐後誤了集合時間,雖然只是遲了三分鐘,但 Club 4 的新西蘭教練已帶著一班十多歲的充滿活力地出發了,於是我們唯有參加 Club 3。


甩 ski 小意外

不過今日上堂我又出了意外,同學仔和日藉教練 Toshi 在我們之前先上了 chairlift,到我和 Miranda 時我們都覺得 chairlift 很低,距離地面很近,我坐了上去之後雙腳還在地上碰了幾下,結果混亂中右邊的 ski 竟然從 chairlift 上掉了下來!我看著掉在地上的 ski 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們已經笑到喊,我正在想會否有人替我拿上來呢?Miranda 也想過不如她滑下去替我拿上來。

到站時我也沒想到一站起來便會失去平衡仆倒在地上,我立刻爬到中間先避開後至的 chairlift,正在奇怪為什麼工作人員不弄停吊車讓我出來,後來才發現他拾起了一隻 ski,樣子很迷惘,原來我連左邊的 ski 也丟了,他可能正奇怪為何我只有一隻 ski!結果我站起來跑了出去,拿著單 ski 去找教練,Toshi 先生說教了這麼久從來也未見過這種情況,竟然問我可不可以單腳滑下去?!他又想過叫我穿他的 ski 滑下去,結果最正路當然是打電話問下面確認一下有沒有人已經替我拿上來了,等了一會兒便到了,笑了一輪,繼續上堂。


Day 2 滑冰

第二天天氣很冷,溶了的雪經過一夜寒風之後變了冰,真的大件事!今日有三十多人上 Club 4,幾乎全部都是日本人,三個教練中有兩個都是洋人,每人教十一個學生,我那班的教練是斯洛文尼亞的 Ziga,他說全個雪季以來今日的雪最 icy,於是整個早上都是在刨冰!日本人大致上都滑得很不錯,即使師奶或阿叔輩都很矯健,畢竟由小至大有很多機會接觸這個運動,不像我們一年才滑幾天呀!Ziga 速度很快,一天下來滑了七次 gondola 五、六次 chairlift,我到最後兩次是捱的,而且墮至全隊最慢的一個,體力勁不濟,從今以後我決定滑雪旅行之前一定得操 fit 一些才行呢!


Slalom 練習

Club 4 - 6逢星期二、五早上都有 Slalom 比賽,要穿過十多個旗門,由教練滑下去的時間做指標,以低於他的時間最少為目標,很刺激。因為明天是星期二有比賽,所以下午 Ziga 亦讓我們在賽道上練習一下。我們一個跟著一個排隊,沒有計時,目的只要穿過個旗門,開始滑下去的是一個稍斜的台,所以衝出去的一下對我來說已經很刺激,原來要依著同一的滑道也並非容易,因為太多人滑過了,更冰,一不留神會很易跌倒,但很有快感!

不過我明天不會去比賽,因為不想浪費時間等排隊,我的技術又不可能拿獎牌,既然沒堂上我便打算和大家一起自由玩。中國太太的日藉先生和兩個兒子都會參加比賽,原來他們都是為比賽而來這兒渡假的,已經來了十一次了。我每次碰到她她也很熱情地鼓勵我去參加比賽,好搞笑。


 

Day 3 Club Med Slalom race

第三日是星期二,早上有幾十人參加 Slalom 比賽,成績和級數完全成正比,因為前幾名的全是 Club 6 的學生,依次是 Club 5,然後是 Club 4,也很順理成章。獎牌用時間計算,比教練的時間慢不多於2.5秒的得金牌,不多於7秒的得銀牌,7-15秒之內的得銅牌,所以拿獎牌的可以同時有很多人,很有鼓舞性。


經過一晚不停地下雪後,今日總算有 powder snow 了。我和 Miranda 想看看 Brian 和 Angela 的進度如何,但由於Angela 決心在成為史上最型的板仔之前,堅持用史上最慢的速度來反覆鍛鍊滑板的基本技巧,我們實在沒辦法支持下去,唯有自己先行一步。Brian 不愧後生可畏,勇字當前,沿用他兩天以來在 baby slope 已經差不多練成的 parallel ski 技巧逢坡必衝,結果終於知道原來滑雪是會跌倒的,而且也必須學「停」。但至少Brian 很勇敢地乘 gondola 上了山頂一次並且成功地滑了下來,很了不起呢!


下午太大風,gondola 也關閉了,我們唯有在 gondola station 旁邊休息的地方喝咖啡。Gondola station 的售票處前面有兩間狗屋,養了兩隻狗,牆上貼了告示寫上牠們的名字及叮囑人們不要餵牠們,真有趣。

三天很快地過去了,雖然自己較上次一點也沒有進步,但已經很清楚需要改善的地方在那裡,只希望下一次滑雪時可以注意一些,千萬不要用整個假期才喚醒記憶 warm up 過來,否則只會原地踏步。

回程篇

我,Miranda 和 Brian 三人吃完早餐後便坐 Club Med 安排的巴士前往帶廣機場,經東京羽田機場轉機回港。Angela 最貪玩,即使傷痕瘰瘰 (因為前日賴地硬,跌得周身好瘀!),仍獨自一人多留半天才返港,她說過去兩天下了厚厚的一層雪,因此滑道十分好,令她可以以龜速由山頂安全地滑下來而不會再增加跌倒瘀傷。

在羽田有兩個多小時最後衝刺 shopping 和 eating,這麼快便又告別日本,很捨不得。在羽田去了國際機場大樓裡一間迴轉壽司吃午餐,這一間價錢比上次去程那一間貴,但質素也較好,每人才二千多日圓,無論如何都比香港的好和平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