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7 Skiing

滑雪學堂是免費的,由 Club 1–5,每天早上9:15-9:45 開始至中午,下午1:15-1:45 至4:00p.m. 左右,越高班的越早出發,因為如果教練覺得學生未達水準,會把他們掃落低一班。我們第一晚報名的時候實在太搞笑了,Club 5 程度最高級,形容程度是 ”able to ski on all conditions and terrains comfortably”,Jenny 看了後竟然說不要浪費時間,因此決定要報 Club 5,我們大家都O晒咀,吓? 那是現在式而不是將來式喎? 無論她多麼想達成五級的技術,如果現在做不到這麼厲害便要報低一班,Jenny 到底明不明白"able" 和 "aspire" 的分別? 經過大家的勸喻,她結果報了 Club 4。


Yabuli 本來有 A,B 兩邊滑雪道,A 面只有一個 gondola,而兩邊在山上是相連的,但 A3 雪道和 A4 雪道都因不夠雪而關閉了,B 面只能開 B5雪道,但又因為 Club Med 和 chairlift 維修公司問題 chairlift 已停開了一整季,真誇張,所以由 B5 返回 A 面要坐接駁巴士,每半小時一班,所以要預時間,否則便要等。如果不是有堂上,這個雪場太小了,兩下子滑完,應該會很快悶。


天氣方面則很不錯,我們十分幸運,這是全個冬季最暖的一個星期,日間氣溫沒有低過 -10°C,有陽光也有下雪,所以是最佳狀況。


Yann,Greg 和 Jeremy 是三個來自法國滑雪教練協會 ESF (L'Ecole de Ski Français) 的客席教練,聽說 Club Med Yabuli 2010年新開張時大部分是內地教練,質素差而且教練會要求收小費,又迫人上私人教授 (當然另外收費),口碑很差,所以今年重整,請了ESF 的教練來檢視這裡 ski school 的水平,也同時兼任學堂教練,三位教練自十一月便來了,三月會離開,因此我們非常有幸可以跟他們上堂。

This is Greg


原來法國滑雪教練資格很難考 (也許歐美的也是),要五年時間 (五個 ski seasons) 才能考取 diploma,而且要同時可以教 ski 及 snowboard (年紀大的教練除外,不用懂 snowboard 也可以執教),不過歐洲那裡還是比較流行 ski,教練說 ski 和 snowboard 的比例是7:3。ESF 有一套統一的教學方法,因此所有教練都應該是用同一種教法。


我這幾天跟過 Yann 和 Greg,Yann 教了12年,Greg 教了15年,兩位都是很資深的教練,我覺得 Yann 充滿活力,滑起來敏捷動作又優美,雖然所有教練都很矯健,但 Yann 真的十分十分厲害,可以在任何斜坡都360°轉圈和跳躍,而且任何時候都笑容滿臉。他當然也會教 snowboard,但他說他自己較喜愛 ski,因為 ski 是一種享受,snowboard 則有點競技的味道。

Greg 也表演過 “crazy ski” 發癲舞動的絕技,叫人好笑又佩服。空閒時候他原來喜愛創作音樂,真正動靜皆宜。

其他的外國教練似乎也不錯,Miranda 和 Francis 就對英國的 Billy 讚不絕口,風趣又會用很多不同的方法教授。晚上的表演 Billy 出鏡率最高,原來他很有表演慾呢!

這幾天都只在 post-ski 時候才見到 Angela,她自從轉了做板仔後,上堂又不同,只能在山上偶爾碰面,唯有各有各玩了。

This is Yann


Day 8 Yabuli – HK

吃過早餐後開始回港行程了,回程時間較趕,因此我們要付昂貴的車費乘搭 Club Med 的車直接到哈爾濱機場,仍然是到上海轉機,平平無奇的行程。因為今次滑雪行程很好玩,所以我們立刻安排了三月中去北海道的 Club Med Sahoro 再玩一次,超貪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