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覧行八人包團,飛林芝入拉薩

說了去西藏好幾年,結果今年終於成行,我們一行八人為求方便,以有限假期遊覽最多地方,便找了好幾家旅行社商討包團事宜,最後揀了博覧行,因為八人也可成團。博覧行建議我們先飛去林芝,因為那兒海拔沒有拉薩那麼高,可以用一、兩天時間適應高原地方,算是目前最好的入藏方法。我們只有十一天,沒有時間去青海或後藏,因此主要圍住拉薩玩一圈。

紅景天預防高山症

為了預防高山症,我們大部份人今次捨棄西藥Diamox(主要副作用是利尿和四肢麻痺)而選揀藏藥紅景天(坊間口碑似乎頗佳)。紅景天在出發前幾天已要開始服用,我在華潤堂買來的牌子叫諾迪康膠囊,很貴,$88二十粒才三、四天份量,我只買了幾日藥份,留待抵達西藏時才買餘下的。內地買大約平一半。諾迪康膠囊隨盒附上的藥品說明書基本上甚麼資料也欠奉,只有功用方面最作大 - 「具有抗缺氧、抗疲勞、益氣活血、痛脈止痛、抗衰老等功效」。盒面的網址是www.xzyy.cn,這麼一堆無厘頭字母,原來是「西藏藥業」的英文簡稱!聽說西藏九月份天氣乾爽,氣温是0 - 20°C。


未起飛吃飛機餐
我們乘中國航空7:30 p.m.航班由香港去成都,但起飛延遲了,空姐居然趁等候時間serve drinks and dinner,我們剛吃了沙律飛機便開始起飛,空姐於是趕忙收拾,我們揀了的茄子飯很油膩,沒怎麼吃,只匆忙吃了個麵包,Miranda身邊的女人卻和空姐糾纏了一會,拚死也不肯交還餐盤,空姐最終只成功地搶到她的飯盒,直到起飛時她仍霸著餐盤,空姐也拿她沒辦法。事件雖然搞笑,但卻令到我們對中國航空的安全守則存很大疑慮!

成都國際機場很新很大,不過落機後並沒指示牌,也沒有地勤帶路,弄得全機乘客錯誤地走進了候機室也無人理會,結果要走回頭路。由機場至市內的路修得很好,沿途的屋苑都很美觀乾淨。公路兩旁有很多汽車陳列室,有Mercedes Benz,Lexus,Toyota,Volkswagen,VW在內地叫大衆汽車,雖然這是德文的原意,但如此命名把一向高科技的品牌都叫得cheap了。晚上住四星的新良酒店。


一早4:30 a.m. morning call,由酒店出發到機場飛去林芝。大清早機場內的商店居然很多都開始營業了,我們在一間coffee shop吃早餐,飲品價錢比香港機場還貴,很嚇人,不過卡位的枱面下是個大魚缸,設計倒很別緻。

在機上有很搞笑的一幕:Jenny 等去toilet 的時候旁邊來了一位衣着光鮮打扮斯文的中年女子,等了一會兒她居然開口問她:「你大便還是小便?」Jenny 雖然覺得突兀,也只好禮貌地答說是她先來的,怎知那個女人又再問一次:「你究竟是大便還是小便?」 Jenny 心想我大便還是小便關你义事呀,不過仍然沉著氣同樣地再表明是她先來等的,那個女人大概想如果 Jenny  大便的話不如讓她先去小便啦!我想內地的人民素質還有待大大提升,硬件怎麼和國際水平接軌,軟件仍有一大段距離。 我們回來後把這笑話告訴給朋友們,Stephen 最正 - 他說應該問她有沒有聽過「孔融讓梨」的故事?應該是以「小」讓「大」才是美德!

林芝機場四面環山

飛機臨降落林芝機場的一段是在山峽之間,兩邊的山都很近,機師的技術相當不錯呀!機場很小,飛機停在跑道上,我們直接由樓梯下來到停機坪,看著四面環山,風景很美,很多乘客在拍照。林芝位於海拔3000米高,雖然天陰,紫外線原來很強,我的全視線鏡片即時變了最深色,在香港戴了這麼久也未試過,所以連Peter平時這麼抗拒塗太陽油和戴帽子的也乖乖就範,因為我的全視線鏡成了看得見的紫外線指數。


藏族導遊送哈達

導遊是個樣子俊朗的藏族青年,司機也是藏族人,看來很友善,二人的名字對我們來說陌生又特別。導遊接待我們上車前先送我們每人一條白色的絲巾圍在頸上,絲巾上面織有藏文,藏語稱這些做哈達,是藏人普遍的社交禮儀的物品。天正好有點涼,原來頸上圍著薄薄的哈達也很暖。

林芝賓館

我們住林芝賓館,環境很不錯,大堂地方很大,放有一塊老樹的化石作為裝飾,內庭有採自然光的天井,建築頗有心思,大堂的toilet也很乾淨,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沒有電梯,我們的房間在二樓,雖然林芝地處於3000m高,我們已開始有高山反應了,心跳加速,上兩層樓梯已感到氣喘頭畢。導遊讓我們先在酒店休息一會兒才吃午飯,但我們覺得狀態尚算OK,所以出去走了一會。中午在山水人家吃飯,我覺得很好味,吃得很飽,也許吃得多了,餸菜也油膩,往後就知錯了。因為下午去了更高的地方,坐車路又顛簸,結果我嘔吐了三次 (雖然我不是唯一一個嘔吐),連晚飯也吃不下,回到酒店便倒頭睡了。


魯朗林海高4480m未能適應高山反應

下午參觀魯朗林海,屬於色季拉國家森林公園的一片樹林山景,遠看層層連綿不斷的山脈令我想起北海道層雲峽的氣勢,不過這兒的景色更宏偉,天氣不錯,陽光把荗密的樹林照出層次分明。不過初到貴境實在未能適應高山反應,由下車到觀景台一段小小的斜路,來回慢慢地走一趟都心跳氣喘,不時要停下抖大氣,蹲下拍路邊小花的 macro 相後站起來竟也頭暈眼花呢!阿茵沒有下車,她堅持說自己是渴睡而不是高山反應。當大家還在適應自己的身體狀況時,Angela 最厲害,甚麼症狀都沒有。原來魯朗林海有4480m高呢!難怪大家都想死的模樣。


柏樹王

由魯朗林海回程的一段路很多彎,大家都有點兒暈車浪。之後去看全世界最老的柏樹王,高50m,直徑5.8m,有2500年之久,入場券是明信片一張 (附郵費),我們還在那兒認真地寫了寄回香港。

已經很久沒有做這些事了,現在甚麽也是即食文化,打電話,send e-mail,拍照都用數碼相機,旅行的日子也縮短了,不能像讀書時可以花整個暑假的時間,大抵明信片寄到家中時我們都已回去了吧!Jenny說那兒有很多「陰魂」,聽了嚇一跳,原來她心急,其實想說天很陰及有很多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