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一個星期天去了元朗的南生圍和尖鼻咀郊遊,天氣很好,南生圍的蘆葦海也頗有味道,沿著河邊的小徑兩旁都種著高大的柏樹,充滿著濃濃的鄉土氣息。路的盡頭是條村,右轉是香港唯一的橫水渡,花數元可坐木艇過河,阿婆生意錯,我們待了十分鐘左右,她已來回載客走了一轉。搭艇的阿伯推著腳踏車,車尾放的是一條肥美的魚。村裏的狗出奇地並不兇惡,也許見慣外人,單是當日所見,來郊遊及攝影的人也不少。

尖鼻咀就在「邊界路」旁,遙望香港最大的紅樹林區及濕地公園,附近高樓大厦映在水中的倒影和在此棲息的鳥羣相映成趣,在香港這麼一個人口密集的彈丸之地,大自然生物可以和我們共存的空間實在很小,只要香港人還肯盡每分力去保護環境,我們可以欣賞到的藍天白雲的日子及自然生態的範圍也許還有延長及擴闊的機會。

下午四時多便去白泥準備看日落。下車後走廿十多分鐘到下白泥,經過釣魚塘,菜田,人家的後花園,沿路景緻十分不錯。下白泥的海面是一片已荒廢的蠔田,沙灘上有很多棄置了的舊車軚,都長滿了蠔殼。 這片荒凉的海岸,與對岸深圳市的興旺,交織出一個獨特的映像,兩個社會兩個年代的交替。夕陽無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