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山五月杜鵑開

我去過黃山三次。第一次是八十年代還在讀書的時候,帶著背囊,乘硬臥由廣州至杭州,坐了十多小時公車才抵達黃山山腳,已經深夜(其實本來只要九小時,不過我們碰著架壞車),在山下住了一晚,第二天便開始三日兩夜黃山自助遊。我們將行李寄存在山下的賓館,背一個daypack,僱了一個當地導遊,那時候登山覽車剛開行,但我們選擇自己用腳行。各人買了一枝價值五毛錢的行山棍,便開始沿著山路往山上去。第一晚住玉屏樓,第二晚住北海賓館,都是沒空調沒水的,洗澡固然妄想,但玉屏樓的無水沖的坐廁蔚為奇觀的情景至今依然難忘。我們已經走得上氣不接下氣,卻還要被沿著同一窄路上來扛著運往山上旅館的物資的挑夫叫我們讓開給他們先上,我們走得如此慢,真是「壞鬼後生」!我們的導遊是個十來歲的小伙子,我們叫他做馬騮仔,他每晚都為省住宿費而行數小時下山,第二日又一早上來找我們。記憶中的黃山的日出和雲海都很壯觀,風景不錯,但黃山途上辛苦的經歷倒有點兒喧賓奪主,佔據了我大部份記憶,成了現在回味無窮的笑話。

第二次到黃山是2005年五月,乘搭飛機由深圳到黃山市,坐覽車登山。黃山在199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及自然遺產名錄。玉屏樓已經重建並有空調套房,除了門前的石階以及那永遠的迎客松和送客松,我彷彿再沒什麼印象。黃山的路全是鋪好的石板階,像香港的麥理浩徑,一團一團來自四方各地的旅客佔據各景點,擁擠起來總還守點規矩,至少肯在吸煙區才點火,偶爾拋下的垃圾都有大批清潔員工撿起,每十步不到便有垃圾桶,偶然有不守規則的導遊仍用禁用的「大聲公」呼叫團友,但情況不算太惡劣。洗手間也大致上乾淨,至少沒有惡臭。這次可以好好的欣賞黃山多變的天氣、景緻及雲海,天朗氣清的風光也是上次沒能看見的。但是現在這麼省力地旅遊,不知怎的又很懷緬以前慢慢走而低頭看著一草一石的感覺….。


相片集

黃山賞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