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 Merzouga

早上在天台看日出。Kasbah 建築很有趣,禾稈草加泥夠堅硬嗎?

Morocco 早餐中這種煎脆的薄餅最好味,味道像極油炸鬼。


早餐後坐車到沙丘附近遊覧,沙漠週邊竟然有一個湖,看見有一隊外國人騎單車遊覧,這兒秋季常常有候鳥到來聚居,不過今天一隻也沒看見。

隨後我們又到訪一些 Berber 人的民居,Berber 族是北非的原居民,現在主要聚居在 Algeria (阿爾及利亞) 及 Morocco,原來法國球星施丹 (Zidane) 正是 Algerian Berbern 呢!

他們有自己的語言、音樂和文化,我們便到來欣賞他們的民族音樂和舞蹈,音樂感無甚,傳統非洲音樂都是鼓聲主導,節奏感較強,他們還拉了我們一起跳舞,他們也奉上薄荷葉茶及果仁待客,Fatah 提議給Dh100做小費,當幫補村民一家六口。


中午去了他的朋友的舖吃從 Rissani買回來的 Berbern pizza,其實像一個麥包夾餅,餡料有肉碎,疍,洋葱及辛香料,熱乎乎的不錯,不過又是沒價錢,可能他們以為我們會在店內買東西吧!怎知我們沒有幫襯,於是給了Dh 100,我相信這個飽一定不用這個價錢,就當是不買東西補貼他們吧!

駱駝的腳只有兩隻腳趾,留在沙地上的足跡好有趣,形狀像一塊塊荷葉一樣。


向撒哈拉進發

之後便回旅館等駱駝人來接我們進入沙漠,只帶了一晚所需的衣服及必需品,其餘行李寄存在客棧內。

下午四時駱駝人帶著我們兩隻駱駝來到門前,他是個叫 Mohammed 的小伙子,他把要用的水和食物放進我們二人的駱駝背上的行李袋,我們各帶了一個 backpack 及自己飲用的水,相機袋,還有怕夜裏沙漠寒冷而特別帶備的睡袋。

Mohammed 徒步帶領著我們的駱駝慢慢地走入沙漠之中,沿途都是背向陽光,易於攝映。天氣極好,沒有風,沙地上看見很多一行行寬約一吋的痕跡,原來是一些圓圓的黑色大甲蟲的足跡。


五星級的營地
大概行走個多小時便到Bedouin camp營地,夕陽正好,四野無人,除我們以外,正有一行數人的駱駝隊緩緩抵達,在寧靜的沙漠中欣賞日落,這的確是我所感受過最美麗動人的景緻。

這是個固定營地,大概有五六個帳篷,除了遊客睡覺的之外,還有一個比較大的是用餐時坐的,後面還有些,也許是導遊們煑食及睡覺用的,每間酒店都有自己的營地,而且分佈不同地方,因此感覺很好,像自己獨個兒擁抱撒哈拉的天與地。二人一營,床褥被舖一應俱全,不用睡袋,是個五星級的帳篷。帳篷外舖有地氈,上面釘有珠片,黑夜中閃閃生光,像星星一樣。

同一營地內還有另外五位來自比利時的女士,她們全是祖母級年紀的親戚和朋友,談笑風生而且很友善,今年一起來 Morocco渡假,五人中原來有一人事先並不知道有這個沙漠露營的行程,因此對她來說稍感意外。 我覺得外國人 (尤其旅行中碰到的) 都很友善及態度開放,如這班祖母們會如此放開懷抱地到沙漠裏自由行,可見只要有心有力,甚麼事都可以完成。我們大家用英文、法文及身體語言也能溝通,十分愉快,她們還帶來一支紅酒,開了請我們一起飲。

晚餐十分豐富,在 dining tent 用膳,有麵包、沙律和chicken tajine,想不到會吃得這麼正式,而且鷄肉很稔,蔬菜也很美味。

兩位導遊是全能人,除了是駱駝人和厨師,飯後還要表演音樂,並分派各種樂器給我們彈奏,一班音樂上的烏合之衆雖然奏不出什麼好調子,但胡亂玩了一會笑了一通也挺開心,氣氛正好,於是英語較好的一位女士用一枝臘燭、一個杯、一個錢幣、一個 tray 及少少水表演了一個小技倆,之後又輪著講笑話,連導遊也得講,很搞笑。


撒哈拉的故事
晚餐後爬上沙丘頂坐看滿是繁星的夜空,夜晚氣溫並不寒冷,也沒有風,穿一件抓毛外套已經足夠。眼睛適應了微光之後,其實沙丘的輪廓和營地外貌都看得清楚,原來駱駝晚上並不需要睡覺,可以四散各自牧放。

遠遠見一個黝黑人影連跑帶跳的走過來,有點嚇了一跳,原來是Mohammed,脫下了一身傳統服飾後真的認不出來,整個人活潑了,像個大孩子。Mohammed今年22歲,已做了五年 “camel man”,懂的英語詞彙雖不多,不過也會其他語言,全都是跟遊客學的,人也老實。他每天都帶遊客進入沙漠露營,有些會去兩、三日,有些會住上一、兩星期,每間酒店都有自己的駱駝隊,最大的一間有超過二百隻駱駝。他說這兒沒有蠍子或蛇,但可能有狐狸,我們卻只在沙丘上看見一隻白老鼠,和一隻隻圓渾的大甲蟲,令我想起《Mummy》電影中那些,不過卻可愛得多。

卧看牛郎織女星
從未試過在「零」光污染的環境下觀星,不但銀河清晣可見,整個天空都閃爍著點點光芒,想像不到的竟然是幾乎認不出平時認識的仙后座、天鵝座等等大星座,都因為週邊忽然多了很多光亮的星星而弄得輪廓變了樣呢!躺臥在軟軟微凉的沙上仰望著這恆古以來便是如此的星空,我是否能夠想像自己一生中可以欣賞多少個這麼美麗動人的夜晚?如 Mohammed 每晚都有機會看,又是否正是很多人都渴望得到的簡單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