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8 Merzouga – Todra Gorge

夜裏有點兒風,風聲刮著帳篷,想起會不會有小動物經過,但大致上也睡得好,黎明時份爬上沙丘看日出,軟沙十分難行,還要抱著腳架,試著四腳爬爬走上頂,原來腳架入了沙很麻煩,回來後 Peter 花了很多功夫才弄乾淨,用腳架的朋友千萬要小心!前面有大沙丘阻擋,日出不算很美,導遊正四出尋回晚上各散東西的駱駝。

早餐有麵包、鷄旦和咖啡,收拾過後我們便起程騎駱駝回 Merzouga 的旅館,兩日兩夜沙漠之旅,難忘的除了是星空下露營的體驗之外,還有騎駱駝之疼痛,兩日總共才騎了兩個多小時,原來也夠受的了,聽說有些人會去長達兩、三星期的沙漠旅程呢!Fatah便說他曾載過一對德國人去沙漠逗留了兩個月,說要遠離文明體驗貼近大自然的生活,後來他回去接他們時已認不出,因為他們已由白變了黑。


回到 Ksar Bicha的泳池的浴室梳洗,然後出發到 Todra Gorge,Todra Gorge 是南部山脈 High AtlasMountains 以東、被 Dades River 歷年切割而成的大峽谷,也是到 Marrakesh 必經之路。

離 Erfoud 不遠的地方有一大片荒漠平原,上面挖了三千口井,是以前沙漠的游牧民族用來做地下水道,這些地下水道叫做 “khettera”,看上去景象有點兒像 Turkey的 Cappadocia一樣,Fatah 說這兒原本種庶,他還記得那個景況,現在竟變了沙漠。


摩洛哥圍村

Fatah也帶我們看一些南部居民慣常居住的地方,有點像 medina 的概念,一間 Kasbah 一樣大的建築物內居住了好幾百戶,他們都用同一個空間,不過現在已經十室九空,大部份居民都已遷離,剩下的少部份孩子躲在黑暗的窄巷玩耍,凝望著我們兩個陌生的外國人,大家心想都不知在想什麼,看著他們呆木的表情,沒有惡意也無善意,要不是 Fatah 帶着,我絕不敢走進去,他卻十分健談,跟誰都可搭訕問候一番。


午餐去了一間叫 Inass Restaurant,地方十分美麗,依山而建,入口是最高一層,就在路邊平平無奇,有一、兩枱遊客,沿著石級往下走,餐桌分別放於不同平台的花園當中或旁邊,十分清靜舒服,別有一番景緻,花園內有玫瑰,果樹及橄欖樹。

很遺憾,原來又是 Moroccan set dinner ABC 餐。即使環境如此怡人,仍然會受烏蠅的滋擾,因小摺扇留了在車上,我唯有一邊吃一邊用薄荷葉撥食物驅趕烏蠅,好像在替碟生果做法事一樣。

阡陌行

3 p.m.約了一個叫 Aissa 的 local guide帶我們行鄉村小徑,Aissa 也是 Berbern,但我覺得他的樣貌像法國人,他只懂少許英語,我唯有用有限法語加身體語言溝通,其實他更多時候在說 Berbern 語,還替我們改了個 Berbern 名字方便他喊我們,很搞笑,最有用是 “wa-ha”(解作OK),個「霞」字要讀到口嚨起痰一樣便似了,全個南部通行。

這兒像圍村一樣,男丁都可分得田地, Aissa 自然也有田有地,整條村的居民都相識,不是老表就是朋友,相當友善。

我們穿梭於田間小路,Aissa 介紹這兒的農作物,我原以為黑的和綠的橄欖是不同品種,原來是同一種,生的是綠的,熟了就變黑,所以同一樹上會看見黑黑綠綠的一起。

農民還會種專用來餵飼牲畜的植物,女人們都在田裏收割,Aissa 叫我們下去幫手,她們並不抗拒,但一拿起相機就臉色都變,相當堅拒。Aissa 也會弄小玩意,用草編織了幾隻駱駝,後來我們碰見村裏一些小孩子,也拿同樣編出來的動物要賣給我們,似乎 Aissa 的手工更好。行了三小時,天色也開始暗了。導遊費 Dh200。


晚上住 Hotel Amazir,房間很簡樸,但餐廳卻很大,還有泳池及花園,也種有玫瑰,花園正對着河流,風景不錯。晚餐?是靭過皮帶的摩洛哥名菜 brochet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