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 Ait Benhaddou – Marrakesh

著名荷李活佈景版
一早6:15 a.m.上天台看日出,雖然地平線沒什麼有趣的景觀,但晨曦的曙光映照在 Ait Benhaddou古舊的城堡上,由灰暗變為橙黃色,美得甚至有點不真實,像回到古代一樣。的確,Ait Benhaddou古城在1987年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由於外型古舊又保存完整,多年來成為熱門荷李活大片的場景,包括 “Lawrence of Arabia” (1962), “The Living Daylights” (1987), “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 (1988), “The Mummy” (1999) 和 “The Gladiator” (2000)。

Fatah以前替荷里活片做道具和場景,曾建造過 Gladiator的 stadium,他說原本只預200人,怎知那天的臨記竟然多了很多,還怕會垮下來壓死人要入獄呢!

Ait Benhaddou 城內大致上已無人居住,不過很多民居已轉型做了店舖售賣遊客紀念品,可看的地方不算多,沒有入場費,上到最高處可眺望四週,一面是河和農田,另一面荒凉得像火星表面。


High Atlas Mountains 的山型很特別,上面很荒蕪,山腳卻綠油油,又有田地又有 palm trees,山的顏色五顏六色的很美。我們的4WD抄山路經 Telouet上到最高點達2800m,遠近景色一覽無遺。


下午開始落山,去 Marrakesh 的必經之路是蜿蜒如蛇一樣的 Tizi-n-Tichka Pass,有些地方更是兩邊都是懸崖,比較特別,途中看見很多當地人擺賣水晶,有些紅色的又大又紅得假,簡直似一片西瓜,Fatah 說這些全都是染色的膺品。

由於趕路,到山下第一個小市鎮吃午餐時已經 3 p.m.了,這間餐廳又是吃 tagine,不過很好味,Dh60一客,我們到河對面的露天餐桌坐,中間竟有條吊橋連接,很有型,不過去洗手間居然要找人開鎖,就算幫襯餐廳吃飯也得付錢去洗手間,這樣搶遊客錢真有點兒過份。


Marrakesh 的 Riad Al Jazira
傍晚抵達 Marrakesh,住的 riad 也是在舊城區 medina,不過 Fatah 並不認識,打電話去約酒店的人出來接我們,怎知他帶我們九曲十三彎地去了另一間叫 Riad Al Jazira,原來原本的那間客滿了,這一間屬同一公司。

進來的路迂迴曲折,雖然已見識過 Fes medina,這間 riad 位置卻比那間更深入迷宮,經過的橫街窄巷又十分「樣衰」,常有三五成羣無所事事的年輕男子或貌似童黨的孩子聚集且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這些自遊行遊客,在濃密的眉毛和鬍鬚的面目下我總是解讀不了他們的目光和心術究竟純是好奇還是不軌,正常情况下真的打死也不會夠胆走進這些窮巷,偏偏 Morocco 的 riads 都坐落在這些地方。

閙市中的綠洲

酒店門口只是尋常民居木門一道,入內後卻另有一番天地 – 接待處對着便是一個種滿棕櫚樹和植物的天井,旁邊是擺放著大沙發的偏廳,點著臘燭的摩洛哥式座地大燈微微泛著柔和的光映照四週白色簡約的佈置,角落是樓梯,通往另外的偏廳、泳池以及樓上的客房,屋頂還有涼台及太陽椅。房間貫徹樓下的設計,簡單舒適卻又富摩洛哥色彩,而且每邊只有一個房間,也沒有什麼住客,感覺就像自己住進一間大宅而非酒店一樣,這間 riad 是我所住過最美麗最舒服的地方!地下還有 WiFi,和世界脫了節個多星期忽然又再度聯繫上了。


Local 口中的"The Square"
安頓好行李後,立刻去當地最熱鬧的景點 - 德吉馬廣場 (Djemaa el-Fna) (當地人稱為 “The Square”),就在 medina 中心地方,如果熟路的話,由 riad 到廣場大概要走 20-25分鐘,我們初來步到,天色又黑,結果自然是迷路迷了十幾次,終於跟著人羣安全抵達廣場。

廣場很大很熱鬧,分了幾個區域,靠近新市鎮大道、即 Koutoubia Mosque 那邊是賣藝地區,說得出的表演都有,像音樂、舞蹈、說書、雜耍、弄蛇、掌相占卜、做 henna、舞猴等等包羅萬有,而圍觀的除了遊客還有更多的是本地人,千年不變的一般老百姓的娛樂項目,今時今日仍在每日上演,真的大開眼界。

熱閙的大排檔

另一邊是食物攤檔,乾貨有乾果蜜餞小吃,最熱閙自然是炊煙四起的大排檔,每個檔位還有一些穿紅衣制服的小伙子專門負責拉客,他們並非侍應,每人負責一個檔位,頸上掛有工作證,口才了得,似乎是特別的職務,十分有趣!他們看見我們一定先用日語打招呼,我們多數隨便應了,怎知有一、兩個的日語超勁,差點兒答不上咀呢!

小心找贖!

廣場四面都有遊客餐廳,很多都有 roof terrace可以俯望整個廣場,我們去了最近的 Place des Glacier,roof terrace有炭爐即造pizza 吃, pizza阿伯就好好人,而且做到踢晒腳,不過其他侍應就行行企企,客人幾乎要自己走到他們面前落單,而且他們還會順便扼錢,我們買飲品時無看清楚價錢已經給搵了一次笨 (發現收了雙倍價錢時已太遲),後來付pizza錢時同一個侍應又找少 Dh100兼想再收多一次飲品錢 (仲扮晒 innocent),極之離譜。


迷路原來可以是一個過程....並且是持續性的.....

回去 riad 的路程並不順利,完全認錯路,又問警察又問大酒店看更 (這些是唯一會幫你的正常人而不會向你收錢,因為這裏超麻煩,每次打開地圖或四週望下或行行下都會不停地被人騷擾,情况比Turkey 或 Egypt更甚)。

終於差不多找到門口了,轉來轉去又總是找不對巷 (因為有些看不穿的窮巷又不敢入), 而我們並非唯一迷路人,滿街的遊客都在左轉右轉,因而成為大幫小伙子的目標,不停問我們要找什麼地方。

已經走了一小時,而且也晚了,我們有些心急想回酒店,便讓一個小伙子帶路,他本來是一個人,不知怎的一帶路,旁邊立刻多了幾個人 (這才令人担心),我們很遲疑地跟他拐了兩個彎便抵達酒店了,心想自己真笨,這麼近怎麼就是找不著呢?我們給他Dh10,怎知他在拉据要 €5 (Dh50),對摩洛哥人搶錢的技倆開始有點兒煩厭,結果我們堅持只給Dh10,酒店的人幫手打發他和他的朋友走了。

看來 Fes medina 的經驗在這兒還未用得上,那時有 local guide,真的無煩人埋身,明天得好好考驗一下。